十万卖掉装了JASON的U盘

炎热的中午,拉仔拖着满身大汗的走入餐馆,点了餐然后拿着食物走到一角落去,比较静的地方可以好好享用食物。身后的一张桌有两位太太在聊天。拉仔也不以为意就坐下开始好好享用食物。

正当拉仔在大口大口的把炸鸡往嘴里塞的同时,不小心听到了邻桌的阿姨在说她终于把儿子的U盘给卖了十万。老大爷,那个阿姨跟另外一个大婶怎么看都不像是IT专才,一个U盘值十万?实在是很有问题。这种情形,大概只有在电影里面出现过的情形,某给帮大佬的犯罪证据全部在一个U盘里。

另外一个大婶也在给那位阿姨安慰说话什么的,不必太在意,儿子的死是意外。人都不在了,把他身边的物品有价值的卖掉,还能用的捐掉。既然已经卖了好价钱就不要再放在心里,开始筹备过去英国的女儿哪里住吧。当时的情况,我好像在一直胡思乱想,到底是什么U盘那么值钱什么的。


图源自Pixabay

那阿姨继续说道,本来在清理和收拾死去的儿子房间时,找到了这一支U盘。可是,不管怎么开,那U盘就是找不到任何资料。只有一些BIN跟JASON档案(我猜她应该是想说JSON)。没办法的情况下,又很想看看儿子是否有剩下还没看过的照片,就去了电脑公司找技术人员替她看看能否把U盘里面的文件给解码一下,看看儿子最后的照片。那阿姨说真是遇到好人了。那技术人员跟阿姨说,她儿子的U盘里面的文件跟档案是一些还没完成的电脑程序应用。如果弄好了,估计可以卖12万,说如果阿姨愿意的话,他愿意跟阿姨买下来,还问家里有啥子电脑之类的,比如很耗电很多风扇很吵,却又没有屏幕的电脑,他也可以一拼跟阿姨给买下来,省的阿姨辛苦丢垃圾。

最后,阿姨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将U盘卖给那个技术人员,家里那一堆被改装到根本不像一台电脑的东西,每一个400元成交了给那个电脑商家。反正家里没有人用这些电脑,转让给其他年轻人也是不错的选择,总好过丢掉。而那个U盘连同里面的JASON一同以十万的价格卖给那人了。


图源自Pixabay

拉仔虽然不是什么加密货币达人,不过经由阿姨这么解说,大概都猜得到那个不是普通的U盘,里面大概装的是比特币。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下,到底里面有几枚比特币?估计那人生前将钱包种子,密钥,甚至验证码都放在那个加密钱包里面了。而那些不需要用屏幕的电脑,又吵又耗电的家伙,还能当破烂铜铁给卖了四百元一台,那阿姨说那技术人员真的是没话说了。大家都那么辛苦的时候,疫情又影响,还那么辛苦真金白银的十万块给她把儿子的生意给买下来,还吩咐千万不能对外界公布,不然那个JASON就没有价值了。

另外一个大婶还拼命安慰那位阿姨,为了不浪费儿子辛苦的工作给白费,为了那个人,绝对不要跟别人讲。既然都已经卖到好价钱,还是准备赶快过去女儿那边吧。后面一大堆什么几十年朋友,虽然不舍得,不过留在这个地方总会想起已经不在的老公和孩子。。。还有一大堆的我都听不进去。那时拉仔的脑袋一直想着要不要过去开口跟阿姨问一下看阿姨死去的儿子还有没有其他装有JASON的U盘,我也想买下来帮他儿子发扬光大。

就是一直想东想西,脑子里飘过了一大堆可能性,竟然没有注意到两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剩下的,就是拉仔一个人嘴巴开开的张着,坐在一旁目瞪口呆。我到底刚才听到了什么?然后天灵盖凉了一下,忽然觉得刚才的自己根本不是自己。人的思想,经过了一些诱惑泡制,就会变质。人都是贪婪的!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多么渺小的人类,多么经不起这种诱惑。

我在想,如果刚才真的跳过去问阿姨她儿子还有没有其他U盘是装着JASON的,如果她真的有,难道她不会先卖给那个之前已经交易过那个人?为啥要卖给我?就算是有,她要卖给我什么价钱?我会用什么方法跟她买下来?我真的那么自命清高?如果里面有两枚比特币,难道我就会真金白银拿五十万出来跟她买下来?还是我也会跟那个技术人员一样,随随便便敷衍一下,用一个一半不到的价格跟她买下来?

想了很久,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真的跳过去。就算让那阿姨知道了那些JASON的真正价值也改变不了事实。也不可能找回那人追究。再说,那阿姨也很满意价钱,我更没有必要去坏了别人饭碗,又伤了阿姨的本来已经破碎的心。现在觉得,这样的无知也挺好。很难想象,如果当时让阿姨知道了一枚比特币是二十几万,我看阿姨可能心脏病发作了,而我就无形中成了杀手。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