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

观《投名状》
庞青云:平步青云,青云直上,不过庭下一条龙。刀刃上过日子,屋檐下讨饭吃,一生如履薄冰,有很大的政治野心和抱负,无奈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掉入冰窟窿,意料之中。凭赵二虎在遭外人挑唆时能清醒豪气应对,庞青云面对庭上一番话,却只能焉焉而退,一退回应裁军,二退割掉右臂,可见,两江总督的官封大了(庞青云的官场周旋能力驾驭不了两江总督),不然那句“你山字营姓赵啊”怎么也激不起庞青云痛下杀心,只因那番政治野心建立于利益和私心之上“大哥只有一个”,而政治野心又过于急功近利,官还没上任,就提两江免三年赋税。历朝历代,狡兔死,走狗烹,仗打完了,想方设法稳固兵权或退隐山野,许能明哲保身。
赵二虎:亦步亦趋,当属二,又二又虎,有勇无谋,但未必就无私心。劝降四千兵,留下给饭吃,拿了兵器就是兵。这四千人拿了兵器不跟赵二虎跟谁?你赵二虎当土匪,杀人无数,手下伤的性命十几年何止四千人?口号是“抢钱,抢粮,抢娘们”,所以,为四千人愤怒成那样,满面泪流确实假了,只能说不无私心。庞青云下令杀这四千兵,一怕管辖起来兵不服,更怕这四千人归赵二虎羽下。还是那句话“大哥只有一个”,你赵二虎一挥手,发军饷,一呼百应,却大声说表示领头的只有一个,庞青云杀你,迟早的事。
姜午阳:正午之阳,炙热,直白,当得住的是一腔热血。一颗脑门,太阳烤焦了,“兄弟犯我兄弟者,必杀之”,手下奸淫女人,大哥说杀也亲手杀了,兄弟说杀四千兵,大哥是对的,兵不厌诈,说杀也就杀了。到最后发现船上那么一回事,大哥不对了,二哥才是对的。庭上封庞青云四月初八午时上任,也就是,庞青云必死于午阳之手,哪怕午阳那天在众目睽睽中吃大宴或睡大觉,庞青云也会是午阳杀的,这是宿命。何况那天倾盆大雨,没有正午之阳,午阳动杀心。姜午阳,最后落得凌迟处死,惨呼?
莲生:既然生如莲花,就得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又懦弱得不堪一击。当然,生于乱世,能活着不容易,三条路,哪条都不好走。第一条,渴望“扬州瘦马”?学得一身本领,嫁给官家人作妾又如何?莲生无权无势,无依无靠,进官家进富家,说得好听点是个妾,说得不好听就是个玩物。不受宠还能忍气吞声换口饱饭吃,要是受宠,历朝历代宫心计一路演下来,小命不一定能保。往历史说,慈禧对受宠的妃子有一段故事,往故事里边说,金瓶梅哪个不是官家的玩物?金陵十二钗哪个有好下场?无权无势,做什么扬州瘦马,想必莲生心里也明白,于是跑了又回来,回来了又跑,来来回回,黑圪塔里待着无奈也得待。第二条路,跟赵二虎,没共同语言,心意不通,不甘于现状又无可奈何。倒不如跟着一起上阵杀敌,做不成穆桂英,做不成花木兰,做个孙二娘也好过蹲在那儿讨剩饭吃啊,还吃得那么憋屈。第三条路,跟庞青云,看起来两人投缘,说起来也都像有共同目标的人。只是,还真不是爱情。哪一条路,都不是爱情,杨洲瘦马,那是物。当一个“抢钱,抢粮,抢娘们”的压寨夫人,别忘了,莲生是娘们。跟着庞青云穿红着绿,还不过是物。在船上庞青云看到姜午阳时,那眼神,杀机立现,他未必没想过杀午阳灭口,要是事闹大了涉及自身,杀哪个还不一定。后来立意杀赵二虎,姜午阳说等一下,庞青云不是不知道姜午阳去杀莲生,没加拦阻。莲生之于庞青云,是暖石,可以捂着可以暖他可以让他踩着上去,但不能绊他,要真跟了庞,有朝一日碍着他,不死于午阳之手,也会死于他之手。莲生,活于乱世,懦弱了些。
本片观下来,感触颇深,这片很多地方能通过审核本身挺意外的。整部影片,有兄弟情,有互相取暖的感情,但相对活着和权利的欲望来说,那些情显得相当薄弱。

Join the convers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