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浮宫(Ⅷ) Paris 26

画03
img_0.6039982530020024.jpg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到了卢浮宫三大镇馆之宝之《蒙娜丽莎》出场啦。这幅传奇之作,是卢浮宫的招牌之一,也是每一位走进卢浮宫的参观者最为期待的展品之一。

远远地看到她,小小的一幅安静地挂在一整面墙壁上,前方护栏外层层叠叠簇拥着她的信徒~~ 我想每个人都和我一样觉得这没啥可看——不要误会,不是因为期望值过高产生了什么失落的情绪,完全没有,我知道她并不大,也了解现场看到她大概是怎样的情景,但依然被深深的触动或说吸引了,真的亲眼所见绝非照片的观感,但就如前文所说的,真没啥可看的,我们对这幅画的每一寸都了如指掌,但每一位第一次看到她的人都会在画框前驻足良久,也所以《蒙娜丽莎》前的参观者总是最多。

不是因为画有多好,毕竟,即便真的是好过所有,也不是每个人都懂画,只是她太著名了,在大多数人心里已经被封了神。

img_0.7088875888913159.jpg

雅克·路易·大卫《轻骑兵军官的冲锋》(An Officer of the Chasseurs Commanding a Charge)籍里柯,布面油彩,349cm×266cm,1812年

大卫二十一岁时的作品,雅克·路易·大卫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绘画天才。

img_0.6444107591834823.jpg

安东尼·让·格罗,《拿破仑在埃劳 》(napoleon on the battlefield of eylau)布面油画,高:521厘米,宽:784厘米,1807年。

img

雅克·路易·大卫:《波拿巴特探望雅法的鼠疫患者》(Napoleon Bonaparte Visiting the Plague-stricken at Jaffa),1804年,布面油画,532x720厘米

“拿破仑被大卫描绘成是中世纪的耶稣或者圣人,他特意脱下手套,用赤裸的手去碰触一个患病士兵腋下的脓肿。”

img_0.04830051484084473.jpg

安东尼·让·格罗,《约阿希姆缪拉的马术肖像》。格罗也曾任拿破仑的御用画师,他也是雅客-路易·大卫的得意门生。

img_0.8267315561327876.jpg

img_0.7769053013612018.jpg

《基督与受骗女子》意大利 洛托 油画 124X156厘米

(故事见于《约翰福音》:人们要打死被捉奸女子,基督言:你们谁若无罪谁就可以将她打死。人们都纷纷退了下去,基督告诉女子要改正错误,神的爱和宽容是无限的~)

img_0.88332538226657.jpg

安格尔,《洛哲营救安吉莉卡》,取材于16世纪意大利诗人阿里奥斯特的诗集《狂乱之夜》所描绘的情节。

img_0.4498961541234258.jpg

img_0.8590877150267858.jpg

《梅杜萨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法国画家泰奥多尔·籍里柯,1819。这幅画气氛很压抑。

img_0.05908488725330009.jpg

这幅肖相很眼熟,没搜到名字,有了解的希望可以相告,感谢。

img_0.8159106652843017.jpg

img_0.8216059984312502.jpg

卢浮宫的画作只整理了这些,还有些拍胡掉的,更多是没有拍下来的,当时有些犹豫要不要拍,因为画作在网上都找得到,也更清晰,但现在翻出来看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感想,无论何时,因何去翻找过去,总是会后悔记录下来得还是太少,哪怕不去翻看,经历过的风景或是人、事,都应该以某种方式在你的世界里存在着,它们也是我们存在过的证据。之一。

上一篇:卢浮宫(Ⅶ) Paris 25

Join the conversion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