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重提 之 无可奈何(二)

你知道C同学课外怎么玩吗?

img_20210307_082009.jpg

下课他靠在走廊的围栏上,见有同学过来,伸出一脚把别人绊倒。然后突然转过身去,要追究的话那就是别人惹了他。

放学后,他站在小卖铺前面,见有同学来买东西,他就顺一两样。有胆小的同学想找靠山,当他的小弟,就心甘情愿替他买单。如果你找他要钱,会带来扯不清的麻纱,所以也就忍了。

有次有个同学没顺着他,结果下自习回家,黑暗的角落里冲出来几个人,用校服罩着他,把他打一顿。打人时他没动手,那同学说听声音是他在指挥。弄得我气不过,又奈不何。只好叮嘱同学别惹他,惹不起躲得起。晚上别一个人单独行动。

每到放假,我得把寄宿生送上车才放心。生怕乡里孩子在路上挨打。当天没车回家的,就到我家住一晚。
img_20210307_082318.jpg

最过分的是有一次隔壁班有人丢了钱。因为他经常去那边溜跶,班主任查情况时,除了调查本班,把我班这几个常串门的同学叫去问话,第一个叫了C同学。

班主任是个男老师,火气大点,问到他就说:你没事干嘛总往我班跑?你来干什么?话说得重点。他回到家跟他父母说:
“数学老师说是我偷了同学的钱,审问我。我班其它同学没审,就审我。”

这还了得,父母找到学校领导,要老师给他赔理道歉,收复名誉。男老师自然不肯,认为不是查他一个,也并未说是他偷的,是他自已有鬼。我并没错。各执一词,校领导也没办法。

男老师是我班数学老师,他来上课,c就捣蛋,他坐第一排,往黑板上吐口水,扔粉笔头。搞得老师灰头土脸,没办法正常工作。我就劝数学老师:
“你就当着家长,校领导及c同学的面,把经过说一下。再给道个歉,让他父母宠死他算了。”

数学老师终归不肯,就这样僵着。好得快放假了。
img_20210307_082017.jpg

当了他一年班主任,不知折寿多少,第二年我无论如何再不肯当,可惜还得教他语文,沒办法永不相见。其实这种学生让家长自已教得了。

教了几十年书,与各个阶层的人都打过交道,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的家长自已管不了,还不放心老师管,只能把孩子废了。一味的娇纵溺爱永远教不出有出息的孩子!

6 Comments